灰姑娘的南瓜车

文/笛安 2000年开始的时候,我上高二。那时候总觉得自己很忙,要忙着应付功课,忙着在学校里胡闹,忙着看日本漫画,忙着早恋或者帮别人早恋,偶尔,也想想万一考不上大学该怎么办——不过我生性乐观,总觉得不会考不上的,对未来灿烂的想象总是让人激动,顾不上去想不好的事情,其实后来才弄清楚,灿烂的并不是未来本身,只不过是我对未来的幻觉。 我长大的故乡是个暗沉的工业城市。那个时候我讨厌它。我觉得它闭塞,冷漠,没有艺术,没有生机,所以我想要离开它,走得远远的。因为年少无知,所以理所当然地觉得我的人生应该更美好些,既然想要美好的人生,那么总是得有个更好些的城市来充当舞台或者背景。不只我,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是如此,连老师都会在课堂上看着窗外的沙尘暴告诉我们:

让我们面对现实,忠于理想

文/感觉 开场:青春,是一片绿野。乱石横生,阳光雨露,都是这片绿野的常态。在这片绿野上,我们可以信仰的东西,依然是希望。 做了一年的店,最终以失败告终。当时从广州撤回来时,走得太仓促,都没有好好留恋一番。所以上次去广州,我特意跑去车陂,好好地做了一次告别。我重新穿梭在狭窄的巷道,拍下一张张满含回忆的照片,生怕有所遗漏——加悦大厦、沙县小吃、大利家超市、壹号土鸡、汤上功夫、地铁站牌、蓝蓝的天空以及那走过无数遍的人行道,还去那家潮汕小店再吃了一碗牛肉丸河粉。我需要这样的仪式,来安慰自己已妥善地安置了一段旧时光。 其实,

少年,少年

少年 少年你依旧青涩如初吗 在我已经很斑驳的时候 少年 少年你依旧纯然不动吗 在我漂泊了很久的时候 少年 少年你还相信美好吗 当我游走在这世道的窄口 少年 你不能老去 不能 你要坚强的留在岁月的岸上 那些沉重的、流离的和虚妄的 都让我一个人去经历吧 而你 只需要穿着你的一身白衣 让阳光照进你 你要明媚的笑 等漫身风尘的我 回来认取